返回

龙纹战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吃人的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龙阳心头一沉,这个鲁长河,果然厉害,两个人交手之间,自己已经是手段尽出,没想到这个家伙还能够闲庭信步的站在这里。

    自己已经遭到了极大的反噬,而这个家伙,看样子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根本就不像是一点事儿也没有的样子,绝对是装出来的。

    另外一边,那两个鲁家人也是虎视眈眈,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样下去,根本就没有自己反驳的机会,这两个人一定能够诛杀自己。

    毕竟,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受死吧龙阳,我看你还能有多大的本事,你倒是使出来呀。哈哈哈。”

    两个鲁家人冷笑着,冲向龙阳,嘴角充满了阴柔的味道。

    龙阳将心一横,就算是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也绝对不会停下来的。

    “奶奶的,要死一起死,我看你能挺不挺得住。”

    龙阳冷笑一声,再一次施展了铁头功,然而这一次,两个鲁家人并没有选择跟龙阳正面交锋,它们自然是知道龙阳的铁头功恐怖异常,这个时候,只能选择不断退却,只有这样的话,才能够迂回而战。

    龙阳一击不中,他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因为这些家伙完全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看起来虽然两者相差并不多,但是鲁家人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即便是那个被龙阳崩掉了满口牙的鲁家人,也只不过是轻伤而已。

    而鲁长河为了能够跟自己拼到底,自己也是深受重创,如果这时候他还有再战之力的话,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哈哈哈,你的速度太慢了。”

    两个鲁家人完全把龙阳当成了困兽一般,戏虐的望着他。

    龙阳眉头紧皱,让你们轻敌,这次就让你们尝尝我烟波气功的厉害。

    “烟波气功!”

    龙阳再一次施展烟波气功,然而这个时候,他发现两个人竟然早有准备,提前捂住了口鼻,这一次,烟波气功并没有奏效。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杀手锏?”

    龙阳眼神阴翳,脸色铁青。

    “哈哈,你这杀手锏还真是挺厉害的,要不然唐家人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中,只不过你别忘了,我们鲁家人也不是吃素的。”

    两个鲁家人对视一眼,冷笑连连,不退反进,逼近了龙阳,准备开始拼死一战。

    龙阳心中纳闷,这两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烟波气功呢?看来这烟波气功,终归还是要出其不意才能够奏效,但是他们早就已经洞察了自己的烟波气功,那就没什么神秘感可言了。

    眼看着两人迅速逼近,龙阳已经是背水一战,但是现在他完全已经没有任何的手段了,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身上的灵气已经是消耗殆尽了,根本回天乏术了。

    “砰!砰!砰!”

    两个人再次祭出了神兵,而这个时候,龙阳只能疲于应付,而且是步步后退,踉跄不堪。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距离死亡,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龙阳手中的盘龙脊,甚至都有些抓不住了,当你失去兵器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龙阳咬紧牙关,被动挨打之下,他突然间想起了自己手中的破钟,那个破钟是自己在亚特兰蒂斯的遗迹之中捡到的,龙阳起初并不在意,但是他突破了地仙境之后,才发现了那破钟的不同寻常。

    那破钟虽然看上去极为的残破,但是却相当的古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但是绝对是真正的好东西,这个时候,就看这破钟能不能救自己一命了。

    龙阳转手之间,祭出破钟。

    “急急如律令,诸天神佛快显灵呀。”

    龙阳心急如焚,如果这破钟无法救自己的话,或许他真的要走投无路了。

    “什么破玩意儿。”

    鲁长江眉头一皱,看着这破钟不断的盘旋在他们两个的头顶,一刀砍下去,那破钟竟然还在不停的旋转着,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感觉。

    “嗡——”

    “嗡嗡——”

    一声声刺耳的嗡鸣声,不断回荡在鲁长江跟鲁长飞的耳边,实在是太刺耳了,而且有种嘎吱嘎吱的感觉,这样下去,让他们几乎没办法宁心静气的战斗。

    龙阳的眼神一亮,这破钟看样子还有点意思,而且它不断的旋转着,无形之中,卷起了一重重的水波涟漪,在鲁长江跟鲁长飞的身边,形成了一圈网状的水幕,龙阳不知道这是不是破钟的攻击。

    但是紧接着,这鲁长江还没逼近龙阳,这破钟再一次想起了‘嗡嗡嗡'的声音,带着恐怖的气息,逐渐将两个人卷入了水波涟漪之中。

    “七哥,我怎么不受控制了,唉唉,救我,救我呀!”

    鲁长飞一脸懵逼,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稳定在这里了,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就算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无法自己掌控了。

    鲁长飞还没说完,鲁长江也被卷入了其中。

    “这水波涟漪之中,好强大的卷席之力,就像是漩涡一样,这是什么宝贝?”

    鲁长江也是眉头紧皱,眼望着虚空之中,那古朴大气的铜钟,一切的声音,都是从这同种之中发出的,而且嗡嗡的声音,似乎在水波之中不断的传荡着,虽然还没有性命之虞,但是他们却失去了自己行动的能力,完全被这水波涟漪所左右了。

    “怎么会这样?长江,长飞!你们在干什么。”

    鲁长河低喝一声,但是两个人却是只能是一脸苦笑。

    “五哥,我们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呀。”

    鲁长飞咬着牙,心中的苦,谁人能懂,他们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的样子,根本不是他们不听话,不去攻击龙阳,而是被这铜钟卷起来的水波涟漪,一直围绕着铜钟转圈,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快要转晕了。

    “可恶!你究竟耍的什么花招。”

    鲁长河怒视着龙阳。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龙阳一脸冷漠,事实上,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铜钟看上去还真不一般,但是就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两个鲁家人就像是在坐车一样,在漩涡之中,围绕着铜钟不断转圈,这他妈是在搞笑吗?

    龙阳这时候很想出手击杀她们自己已经有些独木难支了,这好像是在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但是,总归是救了自己一命,这就足够了。

    龙阳也是研究了半晌,都没发现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你们两个混账,还不赶紧想办法。”

    鲁长河是气的脸色铁青,心有余而力不足。

    鲁长江跟鲁长飞也是冤枉得很,他们何尝不想呢?但是自己无论怎么挣扎,就像是被念在蜘蛛网上的飞虫,一样,在这不断旋转的水波涟漪之中,根本无处可逃。

    “奶奶的,拼了。”

    鲁长江咬着牙,不断挣扎,可是却如深陷泥潭沼泽,寸步难行,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上升,逼近那铜钟之中。

    “嗡嗡——”

    水波之中散发着一阵阵刺耳的声音,说不清道不明,连龙阳也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是来自哪里。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这个龙阳,究竟是怎么回事。”

    燕小燕在暗中,也是托着腮,难以置信,这铜钟她怎么没见龙阳使用过呢?肯定是他后来在亚特兰蒂斯之中得到的,不然生死攸关的时候,龙阳如果早祭出这铜钟的话,就算是不能杀死对方,至少也能够稳住局面。

    鲁长江跟鲁长飞面面相觑,两个认都是面露无奈,但是至少这一刻,还没有性命之虞。

    思忖片刻,鲁长江对身边的鲁长飞说道:

    “你试着把我推出去,看看能不能行得通。”

    “好!”

    鲁长飞刚应承完,突然之间,一个血盆大口张开,直接将鲁长飞给吞了。

    对!

    鲁长江表示自己完全没有看错,就是吞了,那血盆大口,瞬间出没,将鲁长飞给吞了,鲁长飞甚至没有发出任何求救的声音,而这个时候,鲁长江早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

    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那铜钟的下方,一汪鲜血,混合着黏糊糊的口水,直接洒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鲁长江彻底蒙蔽了,浑身颤抖,眼神深处写满了惊恐与震惊。

    “怎么回事?”

    比他们更无语的,则是龙阳,龙阳也是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他甚至根本就没有看到,鲁长飞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

    直到鲁长江的脸上布满了鲜血,都是从铜钟之中流出来的,龙阳的目光,才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那是什么?”

    鲁长河嘴角微微抽搐,看着自己的弟弟,就这样被吞掉了,而且就连那妖兽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这实在是不应该呀。

    再看看鲁长江,整个人都是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快跑呀,长江!”

    鲁长河怒喝一声,但是却终归还是没有想到,一道快若疾风闪电一般的残影,再一次出现,鲁长江也跟着瞬间消失了,数息之后,鲜血四散而开,铜钟之下,完全变成了一片血色弥漫的海洋。

    “妈的,这玩意这么邪乎?”

    龙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连他心里都变得惊讶不已,这个铜钟也太诡异了,实在是令人窒息,这一转眼的功夫,吞了两个大活人?都是地仙境中期的高手?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要说鲁长河了,就连自己也傻眼了,这什么玩意儿。

    这东西还吃人?

    龙阳有点心虚,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总之绝对不是好惹的,而且从亚特兰蒂斯的遗迹之中带出来的,这神秘莫测,该不会是什么吃人的怪物吧?

    龙阳生怕这家伙连自己也给吞了,那可就完蛋了。

    鲁长河咽了口吐沫,脸色惨白,嘴角一扯,浑身上下,都哆哆嗦嗦的,连喘气都喘不过来,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一样,这家伙实在是太吓人了,他都已经被吓破胆子了,那猩红的鲜血,不断扩散开来,周围的海域,似乎都变得亚历山大。

    那个被赤水珠压制住,无法出手的鲁家人,心中倍感欣慰,如果是自己的话,刚才估计也无法幸免于难吧?

    “龙阳,今日之辱,我必定记在心里,我们鲁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鲁长河一步步向后退去,已经萌生了退却之心,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两个弟兄已经被生吞了,这对他的打击还是相当之大的。

    鲁长河咬牙切齿,心中瑟瑟发抖。

    一旁的鲁家人脸色也是阴晴不定,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生怕那铜钟在这个时候找到自己身上来。

    “动了?动了?”

    龙阳一怔,那铜钟竟然还会自己动,而且不断向着鲁长河而去。

    鲁长河脸色僵硬,愣在原地,这个时候想走都不敢走了。

    “你不要过来呀!”

    鲁长河内心之中不断的呐喊着,但事实上,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龙阳眼看着那铜钟不断旋转,落在了鲁长河的头顶之上,目光也变得有些迟疑。

    “咔——”

    龙阳想象的没错,这铜钟还要吃人。

    龙阳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又一口气吃掉了鲁长河,鲁长河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龙阳眼睁睁的看着铜钟干掉了鲁长河之后,心中也是惴惴不安。

    反观最后一个鲁家人,竟然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只见一滩黄颜色的东西,从他胯下不断四散开来,估计已经是吓得屎尿横流了。

    那个鲁家人不断后撤,想要离去,脸色惨白,他早就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同伴了,那三个人都已经死了,还剩自己一个,怎么可能还会对龙阳造成威胁呢,那铜钟实在是太可怕了。

    鲁家人不断后退,无声无息,似乎生怕惊动了那铜钟一样。

    不过他的想法终归还是没能实现,还没等自己退出五步,准备拔腿就跑,那铜钟似乎就已经锁定了自己。

    “不——”

    铜钟召开血盆大口,再一次将最后一个鲁家人,彻底生吞了。

    “嘎嘣——”

    龙阳眉头一皱,我的赤水珠呢?该不会是我的赤水珠也被吃了吧?

    混蛋呀,那可是我的宝贝,我的战利品呀!

    龙阳心里咯噔一声,但是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这铜钟会不会把自己也吃掉。

    果不其然!

    那铜钟最后终于是瞄准了自己。

    “妈的,这什么玩意儿,太可怕了!”

    龙阳拔腿就跑,虽然现在的他已经跑不太动了,但是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必须要赶紧逃离这里,不然自己恐怕也要被吃掉。

    这铜钟太他娘的邪性了。

    深海之中,在这一刻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龙阳在前面跑,身后一个铜钟紧追不舍,龙阳吓得魂飞魄散,想象之前鲁家那四个人最后的惨状,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你不要过来呀!”

    “不要啊!”

    龙阳嘶吼着,不过跑了上百里之后,他终于是跑不动了,气喘吁吁,脸色惨白,在深海之下,完全没有了一丝力气。

    终于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断的喘息着,冷眼瞪着那紧追不舍的铜钟,咬牙切齿的说道:

    “奶奶的,要吃就吃,老子不跑了,与其活活累死,倒不如让你吃了。”

    龙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死就死,大不了从头再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