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20章  吓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插,我插,我插!我插死你,插死你!

    舒月舞边说着,边拿小刀一下又一下的插着夏新的胸口。

    去死,去死,去死!

    夏新也是惨叫道,死了死了,死了,真死了,这回真死了。

    死了吗?

    死了!

    舒月舞就唬下小脸道,死了你为什么还能说话。

    我,想再多看你一眼,就又活过来了。

    是吗?

    舒月舞扬了扬眉毛,那你现在看过了,可以去死了。

    不行,我舍不得你。

    我插死你!

    舒月舞说着,又是一刀捅进夏新的胸口。

    当然,并没有血,也没有受伤。

    这是把仿真塑胶刀具。

    好一会儿之后,舒月舞插累了,这才气喘吁吁的低头看着夏新道。

    怕不怕?

    夏新自是忙不迭的点头,废话,这肯定怕啊,我差点以为你真要跟我同归于尽呢。

    舒月舞冷哼两声道,这次是假的,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夏新苦笑道,没有下一次了,咱别玩这个了吧,会吓出心脏病的。

    舒月舞就俯下身,凑到夏新的耳边,虽然小声,却是严厉的警告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过去的就算了,你以后要再把手在不干净的女人衣服里乱伸

    我哪有,我现在上街都只看地面,保证不多看任何女人一眼。

    哦,你有这么乖吗?

    当然了。

    夏新感觉家里已经够乱了,他可不想再添乱了。

    然后舒月舞就不说话了,就这么躺在夏新身上,小脸贴着夏新的脸颊,安静的休息着。

    室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夏新感觉女人都是戏精,舒月舞刚刚演的真是有模有样的,实在是怪吓人的。

    这也给夏新提了个醒,总觉得,自己要是不注意下自身,好好的洁身自好下,这迟早会是自己的下场。

    而且,总觉得有另外个女人也说过,要敢出去乱搞,就跟自己同归于尽来着。

    谁呢?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舒月舞双手托着下巴,靠在了夏新的胸口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夏新。

    夏新才忍不住的问道,想什么呢?

    想我们,这两年来经历的事,像做梦一样。

    不是梦,是真的。

    我不信,肯定是梦。

    舒月舞说着,狠狠的掐了下脸颊,你看,我一点都不痛。

    废话,你掐的是我的脸,痛痛痛,松手,松手,松手!

    哼。

    舒月舞这才鼓着个脸,微微松开了小手。

    想了想,又换了只左手,在夏新另一边脸颊上也拧了下。

    夏新不忿,干嘛又拧我?

    舒月舞倒是很坦白,为了出气,而且神说,有人拧了你的左脸,你就要递上右脸给她拧。

    神才不会这么说呢。

    是一位名叫舒月舞的诚实善良,美丽动人,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女神说的。

    夏新顿时无言以对,只能面无表情的回了句,是的,您说的很对。

    舒月舞就这么双手托着下巴,靠在夏新胸口,低着视线看着夏新,那小脑袋就晃过来,晃过去,晃过来,晃过去,

    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夏新不得不提醒道,能不能,先帮我解开。

    舒月舞轻启薄唇,毫不犹豫的回道,不行。

    饿,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刚刚清理屋子,我好像弄了一身汗,你要想跟个一身脏兮兮的都是汗的人就这么躺着,我无所谓。

    舒月舞马上就从夏新身上起来了,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有些不满道,确实有点臭,臭烘烘的,臭死了。

    是吧,所以你赶紧给我解开,我好过去洗个澡,洗的干干净净的,咱们再慢慢聊,不然岂不是弄臭了你刚洗完的香喷喷的身子。

    说的好像也对哦。

    舒月舞一脸笑盈盈刚说完,却是马上话锋一转,重新压到夏新身上,一副没好气样子道,可我就是不想太轻易的放过你,总觉得就是很憋气。

    夏新自是连忙讨好道,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多不好。

    舒月舞一脸气呼呼的盯着夏新,有些不满的嘟着小嘴道,你说,我上飞机的时候,你干嘛不拉着我,干嘛不一把把我拉回来,抱在怀里,如果我不听话,就亲到我听话为止啊,再不听话,就打我屁股嘛,你又不是没打过。

    夏新只能苦笑道,这个,不好吧,毕竟是女孩子。

    舒月舞直接拧了下夏新的手臂,哦,现在知道我是女孩子拉,之前打我的时候,你留手了吗?还打那么重,疼的我好几天不敢坐。

    这个,那个

    夏新无法反驳。

    他没想到,舒月舞现在要来翻旧账。

    那自己还能说什么,肯定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啊。

    明明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女生要走的时候,男生都会在最后一秒把他留下的,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你有没有看过电视啊?

    怪我,怪我,都怪我,握回头一定好好补习。

    你就算没看过电视,我给你的男友守则,你也全忘了,我都叫你滚了舒月舞说到这就更委屈了,还越说越生气,给我重新背,背出来就给你解开,背不出来,锁你一晚上。

    有背,有背,之后,我一直有背呢。

    夏新想了想道,第一条,女朋友永远是对的。

    第二条,如果女朋友错了,请参考第一条。

    第三条,女朋友不开心了,你就要哄她开心,女朋友开心了,就要让她更开心。

    第四条,吵架的原因不重要,你只要负责哄好就好了。

    第五条,当女朋友说‘你滚’的时候,你要像风一样扑过去,紧紧的抱住她,疯狂压住她的双唇,然后,喘着粗气,告诉她,你爱她

    有背,真的有好好背。

    哼,就是没好好做。

    舒月舞话是这么说,还是凑过小嘴,在夏新嘴唇上,烙下轻轻一吻,湿润温暖的香唇,跟夏新的嘴唇碰了下,以做奖励。

    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是因为她觉得,如果当初夏新拉住她,哪怕只要一句话,一个动作,都很可能把她拉回来。

    不,是一定会把她拉回来的!

    这样,她也就会一心一意的喜欢夏新,尤其是,在之后的时间里,她一定会现夏新就是华安,那就人生更圆满了。

    也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但是,如果再往前推,如果不是自己两次闹事,埋下分手的伏笔,如果不是自己主动提的分手,好像也没其他人什么事了。

    不行,自己怎么会错。

    反正,都是你的错!

    夏新就拼命的点头讨好,是是是,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也许世界可能出错,但月舞永远是对的。

    当然!

    舒月舞毫不惭愧的接受了。

    所以,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看在你有好好的背下来的分上,勉强可以原谅你

    舒月舞说着,又伸手轻轻摸了摸夏新的脖子,但是,有一点不许再忘了。

    什么?

    夏新刚问出口,就知道了。

    就看到舒月舞张开小嘴,啊的狠狠的咬在了他脖子靠肩膀处,而且,是极其用力的咬着,一直到咬出血才罢休。

    舒月舞这才抬起小脸,伸手抹了抹唇边娇艳的鲜血,很是满意的看着夏新脖间的咬痕道,这个不许去掉,这是属于我的咬痕。

    好好好,痛死我了。

    很痛吗?

    废话啊。

    舒月舞说着,凑过小嘴,轻轻的舔舐夏新脖间的鲜血,像小猫一样,把每一滴血都舔舐干净。

    夏新感觉到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从那温暖湿润的舌尖,一直传递到了自己的全身,这让他很有一种暴起把舒月舞压在身下的冲动。

    夏新现自己总是拿这个俏皮的,古灵精怪的,时而娇蛮,时而任性,时而又令人心疼不已的,如精灵般的女孩,真是没一点办法。

    想气也气不起来。

    被舒月舞这样舔舐着,夏新感觉身体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中,仿佛有什么大野兽就要出来了。

    他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一低头,就看见舒月舞那仅仅穿着条小内内的雪白双腿,顿时更是呼吸粗重,心猿意马,心中激荡不已

    感觉到不再出血了,舒月舞这才抬起小脸,又仔细的鉴赏了下自己的杰作。

    很是满意道,嗯,不错,我的牙齿真好看。

    夏新苦笑道,那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算你乖。

    然后舒月舞从旁边摸了把钥匙,帮夏新把手铐打开了。

    只是,这才刚打开手铐,舒月舞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夏新一个翻身,直接压到了她的身上。

    夏新双手抓着舒月舞的手腕,压到了左右两侧,身体则是骑到她身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舒月舞啊的尖叫了声,然后拼命的挣扎着,反抗者,一对修长的双腿胡乱的踹着,同时大喊着,啊,非礼了,了,非礼了,救命啊,救命啊。

    夏新就哈哈大笑着,一脸恶人相说道,你叫吧,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唔然后舒月舞不说话了,恨恨的瞪着夏新。

    夏新一脸张狂的笑道,你说,我该怎么欺负你好呢,居然敢拷我,还挑逗我?

    舒月舞就咬着薄唇,狠声道,敢欺负我你就死定了,不许亲我,不许骂我,不许打我,尤其不许打我屁股,我刚到家,明天还要出去呢。

    夏新想了想道,月舞,你知道,现在全世界都提倡男女平等了,不能只让你咬我,不许我咬你吧。

    夏新说着,也舔了舔嘴唇,盯住了舒月舞那美丽而性感的天鹅般的雪脖。

    这让舒月舞吓了一跳,小腿疯狂乱踹着,大喊道,啊,不行,不行,不许咬,被人看到了,多难堪啊,不准,不准咬这里。

    夏新一下眯起眼睛道,哦,不准咬这里,那要咬哪里?‘

    唔,哪里都不行!不许咬。

    那不行,不咬就打屁股。

    舒月舞权衡再三,还是决定,那还是咬吧。

    她觉得她在夏新身上留下了印记,夏新也在她身上留下印记,好像,很合理!

    但是,要咬穿衣服看不见的地方。

    看不见的地方

    夏新顿了下,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视线从舒月舞脖子下移到她那薄薄内衣下鼓胀的雪峰,又或者,再道平坦光滑的露出半边的小腹,以及圆滑修长,仿佛泛着亮光的雪嫩大腿。

    那眼神中,简直是精光闪烁。

    你说,那我咬哪里好呢?

    唔,舒月舞俏脸微红的,再次无力的踹了下小腿,这对于压在她身上的夏新自然毫无意义,又皱了皱那好看的眉毛,带着几分羞涩的娇嗔道,你先去洗澡刷牙拉,回来再告诉你。

    行,成交!不能弄脏了月舞香喷喷的身子。

    夏新直接就朝着浴室走去。

    舒月舞羞涩不已的小声嘀咕了句,大色狼。

    然后又大声说道,必须洗的干干净净的,才可以!

    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