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18章   渣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小时后,夏新,舒月舞,祝晓萱,三人,就已经坐在食香居的包厢里了。

    这也是当然的,夏新完全没想到舒月舞把皮球抛给自己。

    他总不能说让晓萱别来吧。

    然后,在夏新跟舒月舞两人的郑重邀请下,祝晓萱再坚决,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接着,几人就约了地方。

    夏新在包厢里,见到了,下午刚刚分开的祝晓萱。

    包厢里的四方桌边。

    舒月舞跟祝晓萱坐在了他的对面。

    舒月舞有些惊讶的看着祝晓萱的改变,伸手摸了摸她的柔软秀道,“哇,晓萱你终于烫了。”

    舒月舞是长飘飘的飘逸型,而祝晓萱是在梢处烫成了蓬松柔软的卷。

    “衣服也换了。”

    以前明明总是穿一些短袖短裤,普通的衬衫,卫衣之类的,现在也换上了轻飘飘的韩版束身的衣服,满是那种花边和绣花,看起来相当的华丽,与之前的简单的风格截然不同。

    祝晓萱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嗯,觉得以前太幼稚,太孩子气了,试着稍微做了点改变。”

    祝晓萱心道,而且,还挺有用的。

    舒月舞就有些高兴的一边摸着祝晓萱的头,一边感慨道,“你还留了刘海,画了眉线,眼影?稍微打了点粉妆吧,难以置信!之前每次跟你去美容院,你都说不弄的,说什么简单清爽点就好,也方便你跑步,方便梳理的,现在居然改变了这么多啊。”

    祝晓萱悄悄瞥了眼对面的夏新,有些羞涩的垂下小脸道,“毕竟长大了嘛,感觉那样太孩子气拉,我妈也说我长大了,可以稍微打扮的成熟点了。”

    “哼哼,成熟点?”

    舒月舞就看了眼对面的夏新,一副若有所指的样子道,“我看,是特别为某人精心打扮了一番吧。”

    祝晓萱顿时就更羞涩了,低着脑袋摇头道,“哪有,湿乎也没说我好看啊。”

    “……不可能,除非他是瞎子。”

    “嗯,他就是瞎子!”

    舒月舞点头附和,“还是个傻子。”

    夏新只能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心道,我招谁惹谁了。

    而且,两人直接无视他,在那开心的聊着什么型,什么刘海,什么颜色头好,舒月舞强烈推荐祝晓萱稍微去染个,会更有气质,她这头,最适合染。

    夏新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被人使用了隐身技能,自己已经成透明的了吗。

    两人久别重逢,自是聊得十分开心。

    席间,一直在聊着过去,聊着现在,聊着一些私密的话题。

    甚至,还聊着。

    “晓萱,你胸部是不是又涨了?”

    “我哪有。”

    “你绝对有。”

    “没有啦。”

    “我摸摸看。”

    “哎呀,不要拉。”

    “我摸下就知道了,哎呀,你个小骚货,胸部绝对变大了,我都握不住了。”

    “呀,不要啦,快松手,湿乎还看着呢。”

    “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没看过你的。”

    舒月舞说着,还双手抓着祝晓萱的胸口,一副挑衅的样子,看向夏新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摸一下啊。”

    “哎呀,你讨厌了,快,快松手,不然,不然,我不客气了。”

    “啊……”

    只听舒月舞一声尖叫。

    然后,夏新就看着对面活色生香的两个大美人,在那长沙椅上,互抓胸部的,一会儿舒月舞骑在祝晓萱身上,一会儿祝晓萱又反转过来,骑在舒月舞身上。

    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甚至,祝晓萱衣服下摆都被掀起来了,舒月舞吊带都被解开了,那春光乍泄间的无限美好,被夏新尽收眼底。

    夏新也算是大饱眼福了,在吃饭的同时,眼睛还能大吃冰淇淋。

    身体跟精神一同满足。

    吃完饭,舒月舞还想跟祝晓萱一起逛街去玩玩的,祝晓萱当然不敢去。

    她身子还没恢复呢,不能久动,很需要休息。

    就表示,明天去冰岛,今天还要回家去做些准备,只能早点回去。

    舒月舞虽然很惋惜,但也没有办法。

    祝晓萱本想打车回去的,不过舒月舞坚持,然后就由夏新带着坐在后座的舒月舞跟祝晓萱两人,先送她回去。

    两女在祝晓萱家门口依依惜别,约定等回来再一起玩。

    送完祝晓萱,舒月舞就坐到了副驾驶座,跟夏新一起回别墅了。

    随着汽车缓缓启动,舒月舞还从副驾驶座探头出来,跟祝晓萱挥了挥手,一直到看不到人了,她才重新收回脑袋,看向夏新道,“……哼哼,好看吧。”

    “好看。”

    夏新下意识的刚回答完,舒月舞马上就示威般的扬起了眉毛。

    夏新连忙纠正道,“不好看。”

    舒月舞就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再说一次!”

    “一半好看,一半不好看。”

    “哦,那你说说看,哪一半好看,哪一半不好看。”

    夏新现怎么说都不对,只能老实回答,“……我还是开车吧,开车比较适合我。”

    舒月舞就抬了抬眉毛,冷声道,“哦豁?你就,没什么事,要向我坦白的吗?”

    nbsp;“坦白……什么啊?”

    夏新表示不解。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可考虑清楚啊,现在我还能原谅你,要是等我自己翻出来,哼哼……”舒月舞一副示威的表情,给人感觉完全没在想什么好事。

    夏新只能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道,“要我……坦白什么啊。”

    “哼哼……”

    舒月舞没回答了。

    就这么靠着窗口,任凭那繁华的灯光在她美丽的眼眸中,留下灿烂的光影,在那街灯飞后退的同时,每一道昏黄的灯光下,也仿佛留下了舒月舞美丽的,如余音绕梁般,久久不灭的倩影。

    再繁华的都市,再美丽的灯光,再璀璨的夜空,也不如舒月舞那璀璨眸子里一抹灿烂光芒,那一颦一笑间,便散着令人沉醉般的魔力。

    只是,此刻,她显然并不太开心。

    舒月舞有些幽幽的说道,“你是不是猪头?”

    “啊?”夏新不解。

    “算了,你本来就是。”

    “……“

    夏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回到家,两人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忙着开始大扫除了。

    当然,体力活全是夏新来干的,舒月舞基本就是拿个吸尘器到处跑,吸吸尘土而已。

    用舒月舞的话说,“我们分下工吧,我负责吸尘,你负责……把地扫一遍,把地拖一遍,把房间清理一遍,把生活用品都摆好,把垃圾丢掉,还要把浴室的洗澡水放好……”

    两人分工十分明确,清晰,且合理。

    夏新也算体会了一把男人,——“社畜”的感觉,男人在外边要被社会当畜生用,在家里,也要被女人当畜生使唤。

    好在,夏新的体力是相当可以的。

    随着舒月舞提着个吸尘器,把全房子到处吸了一遍,她基本就在一边,一边吃着酸奶,一边对夏新喊着,“加油,加油,小新加油,小新加油,努力,再努力。”

    “……”

    俨然是一个啦啦队。

    不过,偶尔也会拿条毛巾过来,温柔的帮夏新擦擦汗,微笑道,“小新,辛苦了。”

    这让夏新感觉良好。

    虽然,夏新觉得,这只是她为了更方便使唤自己使用的美人计而已……

    等到把一切弄好,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由舒月舞先去浴室洗澡,因为她自称晚上太累了,出了一身的汗。

    然后夏新这个“一点都不累”的人,就先在外边等着。

    夏新有些累了,就这么呈大字躺在床上,吹着从窗户口吹来的冰凉晚风,难得安逸的休息了下。

    虽然有些累,不过看着这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变得又干净,又清新的房子,夏新还是满足的。

    夏新觉的自己有点“家庭主夫”的感觉,做个家务都很有成就感。

    大概又等了2o分钟,才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一股美妙的,令人全身都蠢蠢欲动的香味,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

    不过,夏新也懒得动了,他现在只想多躺一下,休息下,身体疲累的同时,其实心也很累。

    只是,身体马上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重量,这也逼得夏新不得不睁开眼睛。

    “好重,要死了,要死了!”

    因为舒月舞那香喷喷的身子,直接坐到了他身上。

    舒月舞就这么坐在夏新身上,一双欺霜赛雪的修长大腿,夹住了夏新的身体,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夏新。

    舒月舞柳眉倒竖的瞪着夏新道,“什么要死了?你说谁重呢?”

    夏新马上矢口否认,“重,谁重了,我家月舞身轻如燕,能做掌上舞,怎么会重,我都感觉不到月舞的重量,简直跟羽毛一样。”

    “这还差不多。”

    舒月舞稍稍俯下身子,那一股曼妙的温香就钻进了夏新的鼻间,让他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刚刚还显得有些疲累的身体,现在直接就振奋起来了。

    舒月舞那妩媚的眼神,暧昧的动作,诱人的表情,都仿佛是恶魔的召唤,对他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夏新心道,月舞还真是个小魔女,一到晚上,就诱惑的人不要不要的,这哪个男人受的了啊。

    舒月舞俯下身,跟夏新额头贴着额额头,鼻子顶着鼻子,稍微的对了下,那薄唇轻启,吐气如兰道,“小新。”

    “嗯?”

    随着舒月舞说话,从她口中吐出的温暖湿润的气息就打到了夏新的脸上,那美妙的芬芳也在跳动着夏新的脑神经。

    舒月舞笑了笑道,“我新学了一个辨认渣男的方法,你想试试吗?”

    夏新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回答,“什么……方法?”

    “很简单的。”

    舒月舞俏皮的笑了笑,然后轻轻伸过小手,弯起一根食指道,“只需要,把食指,轻轻的放到他的鼻子底下。”

    夏新有些心虚,干笑着问道,“那,……然,然后呢?”

    舒月舞眼睛一眯,笑道,“然后,有气的,就是渣男没错了。”

    “……拜托,没气的那是尸体好吗?‘

    “是吗,我觉得这个测验方法还挺准的呢。”

    舒月舞说着,扬了扬眉毛,带着几分示威的表情道,“你知道吗,你在接我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现了,你身上有很浓的……香水味,是晓萱的吧。”

    “……”

    夏新表情一僵,这才想起,月舞属狗鼻子的……

    “所以,你说那方法灵不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