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9章  比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新一听“游戏”这两个字,顿时就大喜道,“真的?赢了你就全听我的,我叫你回家,你就会乖乖跟我回家了?”

    “当然!”

    冷雪瞳一脸严肃的盯着夏新道,“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相对的,我要是赢了,你就给我离开这里,永远不许再回来。”

    夏新其实是想马上答应的,随即又觉得事情哪里会这么简单。

    以防有诈,他先提前问了句,“什么游戏?总不会是对我很不公平的游戏吧。”

    “放心,是对我们双方都十分公平的比赛,如果你感觉不公平,可以拒绝参加,我们换一个项目就是。”

    “这么好?”

    夏新都有点怀疑了,雪瞳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好说话了。

    游戏?

    自己单人游戏,认真起来的时候,可从来没输过。

    哪怕那飞行棋,也不全是看概率的,只是夏新并不想作弊而已。

    如果真作起弊来,他可以想要几,就丢几,以夏新的武技,以他对物体力道的精准把握,骰子这玩意在他手中,是可以随心所欲操控的。

    所以,夏新其实单人游戏,还真没输过。

    他心中已经笑开了花,居然拿自己最强的一项,来挑战自己。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冷雪瞳也微微抬了抬眉毛,露出几分冷笑道,“而且为了公平起见,游戏分三场比试,先赢两场者为胜,怎么样,很公平吧”

    夏新笑笑道,“好,那怎么比,我得先听下。”

    “这第一场嘛,就叫,不许笑,规则也很简单,谁先笑谁就输。”

    夏新刚听完,赶忙收起了自己的笑脸,生怕冷雪瞳现在就开始计时。

    夏新做出一副懊恼的样子,道,“你可够狡猾的啊,你这万年不笑的,跟我每天都笑的人,比不许笑。”

    实则心中已经笑开了花。

    你就算再不笑,我挠你咯吱窝,挠你脚底板,不信你还不笑,据夏新的观察,百分之90的女生,都怕痒,不管是夜夜,水灵,月舞,晓萱,诗琪,一挠就笑的停不下来。

    冷雪瞳粉嫩唇角微勾,仿佛一眼就洞穿了夏新的想法,冷声道,“当然,但你不许碰我身体!”

    “……你会读心术吗?不碰你,怎么让你笑啊。”

    冷雪瞳就平静的喝了口茶道,“你可以做鬼脸,说笑话什么的。”

    夏新回忆了下过去,虽然也确实有说话,逗冷雪瞳笑的时候,但那次数,简直3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而且是在特地的环境下,特定的情况中。

    现在让他逗冷雪瞳笑?

    夏新真没什么把握。

    在她见过的女生中,最难逗笑的,夏诗琪排第二,冷雪瞳绝对排第一。

    “怎么了,如果你觉得不公平,你也可以不参加,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不,很公平。”

    夏新想了想道,“但我要求你复述下所有的规则。”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不过,也是徒劳的就是了。”

    冷雪瞳就想了想道,“第一场,不许笑,规则很简单,谁先笑,谁就输,不许碰我身体,你别想挠我,也不许叫人,这是我们俩之间的游戏,被其他人发现,比赛就算失败。”

    “规则,倒是挺简单的。”

    夏新笑着确认了句,“就这么多了吗?”

    冷雪瞳就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不止这么多,但一时她也想不到什么了。

    “就这样吧。”

    “嗯。”

    夏新抓着石头椅子,往冷雪瞳旁边挪了挪,一直挪到她的身边,倒也没碰到她,然后,凑过脸,到冷雪瞳那冰肌雪滑的小脸旁,盯着她的眼睛道,“雪瞳,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冷雪瞳就扬了扬眉毛,“嗯?”

    夏新心道,感谢月舞,当初逼自己每天去背10来个笑话,必须讲一个笑话,让她笑为止。

    当初自己可是看了成千上万个笑话。

    夏新想了下道。

    飞机上,一只鹦鹉对空姐说:“给爷来杯水”,猪也学鹦鹉,对空姐说:“给爷来杯水”,空姐大怒,将鹦鹉和猪都扔下了飞机。这时鹦鹉对猪说:“傻了吧,爷会飞。”

    自然,冷雪瞳表情纹丝未动。

    夏新就又想了个道。

    我有个朋友去考试,被监考官拦下了。

    监考官大喊一声道,“站住,你穿裙子考试,是不是把小抄写在大腿上了!”

    “…老师~这都能被您猜到,莫…莫非您是过来人?”

    “过来人个屁啊,全学校就你一个考试时候特意穿条裙子的男生!”

    自然,冷雪瞳依旧面无表情。

    “好笑在哪?”

    夏新就决定加点料。

    “你知道,拉丁舞最适合什么人跳?”

    “什么人。”

    “最适合丁丁短的人跳。“

    “为什……”

    冷雪瞳说道一半反应过来了,白了夏新一眼道,“那岂不是最适合你跳了。”

    夏新想要骄傲的笑一下,好在笑到一半硬生生忍住了,没让他笑出来,脸色僵硬的回道,“你迟早会知道适不适合我的。”

    “……”

    自然,夏新绞尽脑汁的又想了好几个笑话,不管是荤的素的,对冷雪瞳没有半点用。

    夏新感觉现在的情况,有点像自己拿着小米加步枪,去打一个钢铁要塞,这哪里攻的进去。

    然后,夏新就冲冷雪瞳做鬼脸,故意做滑稽的动作什么的,冷雪瞳既不躲避,也不逃开视线,她就盯着。

    就是不笑。

    夏新发现,果然没这么简单呢。

    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才勉强让褒姒一笑,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让雪瞳笑啊。

    不过,有个好消息就是,这样下去,最后也只会平手。

    因为,两个人都会拼命忍住不笑。

    自己也不会去笑,习武之人,拼命控制脸上的肉,还是可以的。

    夏新还是能忍住的。

    感觉这样就会没完没了了。

    夏新说的口干舌燥的,只能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的抿了口。

    然后就这么盯着冷雪瞳的小脸,那脸蛋洁白如雪,却也是冰冷如南极的寒冰,要想让南极的冰山溶解,谈何容易。

    这得全人类一起努力制造臭氧空洞才行啊。

    只能,就这么先僵硬着了。

    思索间,冷雪瞳也是伸过素白小手,轻轻抓着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

    然后用着拇指与食指,拈着茶杯,优雅的凑到那薄薄的粉嫩唇边。

    只是,就在这时,那茶杯一滑,落到了石桌上,随着“哐当”的清脆声响,整个茶杯都碎裂了开来。

    那破碎的裂口,也划过冷雪瞳的食指。

    让冷雪瞳忍不住的惊叫了一声,伸手捂住了手指,露出了一脸痛苦的神态。

    夏新心中一惊,被这突发的情况吓了一跳,惊呼着,“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我看看。”

    说着,就一脸心急的伸手去抓冷雪瞳的小手。

    这是他的本能反应,夏新完全没空多想,满心担心着,冷雪瞳是不是哪里手指被划破了,是不是受伤了,会不会发炎了,要不要去上药什么的。

    只是,那手伸到一半,夏新突然感觉不对劲了。

    雪瞳可是个,连洗澡时,突然看到个变态,而且是个穿着女性内衣的大变态,就站在旁边,也丝毫不慌不乱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的可怕女人。

    完全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怎么可能因为这一个茶杯碎裂,就惊叫出声呢。

    那声惨叫,确确实实的扰乱了夏新刚毅的心神,让他满脑子就剩冷雪瞳的安危了……

    不过,他也马上反应过来了。

    然后,随着夏新双手伸前,去抓冷雪瞳的小手,那伸到中途,那几乎就差半根小拇指就能碰到冷雪瞳的手的时候,被夏新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

    双手收拾不住的直接砸在了旁边的石桌上,

    随着“砰”的一声,夏新自己的一只小拇指都骨折了。

    却也只能僵硬着脸色说道,“雪瞳,不错嘛,连苦肉计都用出来了,差点就着了你的道呢。”

    说话间,冷雪瞳也稍稍抬起了小脸,脸上已经再没刚刚那丝毫的慌乱与害怕神色。

    自然,那露出的食指上,其实也就被稍微划了一道白痕而已,连血渍都没有。

    根据规则,夏新刚刚只要碰了冷雪瞳的手,就算是他输了。

    真的是千钧一发!

    “哎呀,雪瞳啊,你也变狡诈了,都会骗人了。”

    冷雪瞳冷哼一声回道,“还不都是跟你学的,我这是近墨者黑。”

    话是这么说,冷雪瞳心中其实是很惊讶的。

    心道,果然要预测夏新的未来几乎不可能。

    明明看到的是他碰到自己的手指,然后输掉的结局,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他改掉了。

    是命格太强大的关系吧。

    冷雪瞳说完又补充了句,“而且,我这也不是骗人,最多,算是骗哈巴狗而已。”

    夏新无奈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既然你出这种阴招,那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冷雪瞳不屑,“呵,有什么招,你就尽管使出来啊。”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