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狂武战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0章 出羿神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司徒雪糖了解叶轻寒,也了解狂府,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含义。

    纵死不悔,不是谁都能说的,即便说了,也未必做得到!

    叶轻寒看了看司徒雪糖,轻轻叹了一声,当初答应了她,现在就该带她出去,不过一旦离开羿神界,最后一战谁都可能会死。

    “司徒家主,您可愿意自己的女儿外出?”叶轻寒沉声问道。

    司徒刚犹豫了一下,司徒雪糖终究是最为宠爱的女儿,放她出去,活着回来的希望就太渺茫了,但是叶轻寒却是父神指定的传承者,连父神最后一缕魂魄都送给了他,将来叶轻寒必定是超越大贤的人。

    “单凭上人吩咐,司徒尊重雪糖的决定。”司徒刚精芒一闪,躬身说道。

    叶轻寒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圣主,抱拳说道,“前辈,我有一事相求,东夷一脉的东夷媛,麻烦您将其收入门下,成为关门入室弟子。”

    圣主是何等存在,收弟子,那得是最为顶尖的天才,就算是冬青和陈北,也只不过是在考虑范围,东夷媛才金仙级而已。

    圣主都不知道东夷媛这个名字,眉间一簇,看向四周几位长老,问道,“东夷媛是谁?”

    “回圣主师兄,是东夷一脉东夷辰的小女儿,不朽金仙级,天赋还行,唯一响亮的名声是羿神界排名第六的美人,和司徒雪糖的排名相当。”一个长老立刻上前回道。

    圣主虽老,但是不是顽固不化,一看便知道是叶轻寒欠了人家的人情,跑来找自己还呢。

    “哈哈哈,上人,您既然都发话了,老朽不答应也是不行了,那就把她收入关门入室弟子吧。”圣主大笑道。

    叶轻寒微微一笑,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那晚辈就告辞了,离开原宇宙这么久,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何事,心中甚是着急,还望诸位前辈见谅。”叶轻寒低沉的说道。

    众多长老还想着和叶轻寒说说话,了解一下原宇宙,想不到叶轻寒这就要离开,眼都想出声挽留。

    不过叶轻寒归心似箭,眼神示意了一下叶至尊,二人瞬间融合,恐怖的气息顿时倾泻而出,大贤之威格外浓郁,他身上的大贤法则和宇宙之力清晰无比,挥手可调动大贤世界的力量,这一刻,在这一界,叶轻寒绝对是主宰一切的存在。

    “诸位,告辞了。”

    叶轻寒作揖抱拳说了一句,伸手一招,将司徒雪糖带走,身影一闪,便离开了羿神界,来到了大贤乾坤戒内,眨眼睛便到了界外混沌之地。

    那一柄长矛和清风剑还插在原地,并未有人动过。

    叶轻寒伸手将后羿大贤的乾坤戒取下,带在手上,意念一动便合而为一,挥手间带走了长矛和清风剑。

    司徒雪糖并未关注其他,而是一直看着后羿大贤的尸体,恭恭敬敬的跪在那里,连磕了几个响头。

    叶轻寒轻叹一声,沉声说道,“我要把他老人家的尸体带回第三行星,好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

    “恩!”

    司徒雪糖连连点头。

    叶轻寒挥手将后羿大贤的尸体背在了背上,左手拉住了司徒雪糖,凝声说道,“这里很危险,你拉着我,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也不要起贪念。”

    司徒雪糖无条件选择相信叶轻寒,双手拉着叶轻寒。

    咻————————

    叶轻寒凝视远方,穿梭过垃圾场,逆转黑洞漩涡,犹如踏入了轮回,大贤之力可扭曲逆转一切,不断踩过黑洞漩涡和空间裂痕,原路返回了原宇宙。

    ……

    原宇宙,次级宇宙,狂府八面开花,一方面是寻找射日灭仙弓,另外一方面是为了镇压一些战乱,稳住大局。

    各大圣地和超级势力都很不安分,想与狂府争夺天下,但是没人敢带头作乱,对抗狂府,剩下的几位圣贤虽然有那心,却没有那个魄力。

    孤轻羽,齐天猴王,叶潇洒,三大高手成就了圣贤,当初他们拼酒拼赢了,借主宰能量踏入了圣贤,一入圣贤便举世无敌,震慑三大次界。

    狂府之名,如日中天!

    藏在暗处的剑不归和炎皇,如今在乱世中悄然崛起,踏入了大贤境界,功德无量。

    炎皇激发了黄帝的功德,大贤功德无尽,随手可调动宇宙之力,意念一起,天下归一。

    二人彻底掌控了大贤之力,出关培养狂府的高手,以自己的心得加持烟云北,木桩和石歌以及夜辰星、李佩泽、霍凌天等人,令他们踏入了圣贤之境。

    盗天极圣根本不需要别人,自己便踏入了圣贤境界,他可是近些年来第一个得到主宰能量的人。

    一入圣贤,盗天极圣便笑开了花,贼心大起,欲要踏平老牌圣贤之地,要抢夺至宝。

    ……

    但是在叶轻寒尚未归来之时,九星域却发生了一切恐怖的大事。

    九星连珠,天地乱变,天空一片赤红,仿佛被鲜血染红了一样。

    九鼎大阵光芒万丈,恐怖的威压令天地间闪电密布,雷雨交加,凡尘并不以为然,只是觉得天气不好而已,但是张道陵却是心惊胆战。

    第四行星内的神鼎内并无主宰能量本源,它早已经被神鸟的老爹盗取了。

    正是因为这一神鼎内没有主宰本源能量,却导致九鼎大阵不稳定,神鼎被掀翻,从深处爬出了一个如同恶魔一般的人,形如骷髅,十指只剩下皮包骨头了。

    轰!!

    看似尸体一般的人爬出深渊,脚踏神鼎,双眸森森,奇黑无比,身上的戾气浓郁,杀机倾泻,令天地异象更为恐怖。

    轰轰轰!!

    哗哗哗!!

    天地间乌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星空早已经消失,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九鼎大阵自此破开,神鼎倾斜,不断有人从九星域内爬出。

    九位至尊大贤,他们出来了!

    无数年的镇压,让他们愤恨至极,戾气横生,他们出来的第一个举动便是盯住了第三行星,杀机倾泻。

    “我……又出来了!”

    嘶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

    第三行星,道教山崩裂,山顶上的张道陵手握油纸伞,看着裂开的山峰下出现一尊神鼎,鼎下传来怒吼,便知道一切都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